发新帖

[酷炫好书]牛二蛋白念君小说目录 神医艳旅/护美狂医全文在线阅读

游戏小编 10天前 17

今日作者:东方明月好书推荐《神医艳旅》又名护美狂医是一本好看的医圣传承艳遇不断小说,男女主角叫牛二蛋白念君。神医艳旅小说主要讲述他是一个小农民,因为获得了天外陨石的神奇能量,可以治百病、起死回生,金山银山滚滚而来。 他泡妞不讲究什么撩妹法则,就是拿钱狂甩,让任何女人都无法承受他的巨大诱惑,所以他的想睡谁就睡谁,创造了小农民泡妞的神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酷炫好书kuxuanhaoshu.com”小编为大家带来《神医艳旅》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13037,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第一章
牛二蛋是牛家村里一个很普通的青年,身体健硕,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自从辍学之后,他每天都在家和父母一起努力种田赚钱准备娶媳妇,今年种了几亩西瓜,长得非常好,眼见来到成熟的季节,他与父亲每天在西瓜地里守着。

这不他刚吃过晚饭,便要急忙赶到瓜地里去替换父亲,路过村中的厕所之时,忽然感觉尿急,进去撒尿。

刚好被一直喜欢他、缠着他的牛翠翠看见,她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米六五,前凸后翘,发育的特别良好,一张瓜子脸,是个标准的美人儿。

可是牛二蛋偏偏就看不上她,因为她是村主任牛大昌的女儿,牛大昌做了十几年的村主任,牛家村属他家有钱富裕。牛二蛋就想同样是种田的,难道他家地里产黄金不成,为什么他就有钱,很明显他是拿了来路不明的黑心钱。

因此牛二蛋痛恨牛大昌,尽管牛翠翠号称是村花,他就是看不上她,不愿意搭理她。多次牛翠翠上赶门子找他玩耍谈情,都被他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此时,牛翠翠见他一个人走进厕所里,随后便跟进去。

牛二蛋刚尿完尿,要收起黑黢黢硕大的小二蛋,牛翠翠猛地进前,伸出一只柔软的小手,便给他紧紧地握住。

牛二蛋属实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挣扎着道:“牛翠翠你疯了,你要干啥?”

牛翠翠很为委屈的道:“我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男人,全村的大小男人见到我,眼睛都会发绿,为什么你就不肯理我,你是不是原本就是个废物啊!”说话间毫不客气的揉捏着他的小二蛋。

那东西从他记事以来,就没有人摸过了,牛二蛋真的好想甩开她,扬长而去,可是她柔软的小手,让他觉得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他哪里舍得把她甩开啊!

尽管如此,他还是装作不愿意理她,假装挣扎着道:“牛翠翠,你还要不要脸啊!赶紧放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牛翠翠怒道:“我今天就不要脸了,今天你不跟我好,我就跟你没完。”说着一把将他推到墙根下,竟然蹲下身子,霸道的将他的小二蛋放进她红艳艳的小嘴里,便吱吱吱的吸允起来。

牛二蛋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短裙下的雪白大腿,和那半遮半掩的小内裤,急道:“牛翠翠你不要这样,我警告你,我不会给你负责的,是你在强迫我……”

她那小小的唇舌给他的温热湿滑感觉,几乎令他昏厥,只想大喊大叫,瞬间便膨胀而起,硬如钢铁般的把她的小嘴大大的撑开。

牛翠翠看到他硕大的宝贝,欢喜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双手抱住继续给他吸允,并且连声呻吟。

牛二蛋假装说着:“不要脸的臭丫头你不要这样,我不会理你的。”却连连挺动着硕大硬挺的小二蛋向她的小嘴儿中硬顶,很快便像火山爆发一般狂喷出自己的第一次。

牛翠翠吓了一跳,被迫后退开,连声咳嗽,应该是气管受害。

牛二蛋美美的吸了一口气,趁她剧烈咳嗽之际,提起裤子便逃出厕所。

“你个混蛋,给我站住,咳咳咳……”牛翠翠追出来,依旧咳嗽的厉害,只好放弃追赶扶墙咳嗽。

牛二蛋别了二十年的一股急火被牛翠翠灵巧的小嘴儿给解决了,心里美滋滋的赶本村外自己的西瓜地里,替换了老爸看着西瓜。

夜里,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瓜棚里,牛二蛋有点害怕似的坐在草床上,双手环抱着双腿,目不转睛的盯着山坡上琳琅满目的大西瓜,生怕它们被闪电吞噬、被雨水冲走。

因为这些西瓜是他的老婆本儿,老爸老妈说了,今年卖了西瓜,就有钱给他订婚了,他喜欢同村的同龄姑娘王玉琴,那是她心目中的女神,每次见到她,都会逗得她很开心的笑出来,她的笑声像银铃声一样美妙。

牛二蛋经常用百灵鸟来形容她,其实他也不知道百灵鸟的叫声到底是什么样的。

雨越下越大、雷声越来越响、闪电越来越亮,牛二蛋顾不上去想心目中的女神,双目不停地左右环顾,害怕天上掉下他最害怕的东西——冰雹!

如果此时下雹子,满地的大西瓜就全完了。他几乎忘记了眨眼睛,反复再反复的环顾,突然外面传来啪啪的声音,开始很稀少,逐渐开始密集,老天爷真的下起了冰雹,而且还很大个。

“死老天,我骂你祖宗……”牛二蛋哭喊着奔出瓜棚,用他强健的身体试图去遮挡冰雹,护住他用辛勤和汗水换来的成果,任凭冰雹砸在他的背上、头上,他几乎疯了一般在西瓜地里东遮西挡,根本无济于事。

眼看着超级大个的冰雹,将他的大西瓜一颗颗砸碎,他几乎崩溃了,跳着脚在风雨冰雹电闪雷鸣中,向着天空挥舞着拳头怒骂着“死老天,你偏偏与我牛二蛋做对,老子活了二十二岁,还没见过和西瓜一样大的雹子,有种你就砸死我,你砸死我啊……”

喀轰轰轰……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霹雳,从宇宙的深处飞来一颗大火球,几乎烧红了整个阴沉的天空,不知是天缘还是巧合,那大火球只一瞬间便来到地面,咚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的将站在风雨中挥舞着拳头骂天的牛二蛋砸在地面上,深凹入泥土数米深。

电闪雷鸣逐渐稀疏,雨点冰雹由少到无,很快整个世界便清净了,乌云随风而去,夕阳残照之下,漫山遍野一片金黄残绿。

将牛二蛋埋没的那块巨大的陨石,还在冒着青烟,它遍体蓝芒,正在不断吞噬着牛二蛋的血液,突然那血液开始回流,并且连同陨石的蓝芒一同消失在那深深的坑底,刹那间,只见那巨大的陨石动了一下,忽的牛二蛋两眼放着蓝芒,猛地站起来,双手赫然举起那重达万钧的陨石,纵身跳出深坑,狠狠的将它扔进山坡下的山沟中。他呆板的挺立片刻,双眼中蓝芒扩散消失,扑通一声,他却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第二章
过不多时,牛二蛋的父母,牛大顺与郑红英一路叫喊着“二蛋,二蛋啊……”跑上山坡,看到被风雨冰雹砸垮的瓜棚,二人险些昏厥,哭喊着将盖瓜棚的树枝、木棍全部拉扯到一边,寻找儿子。

郑红英哭的几乎断气,两眼茫茫全是泪。

牛大顺还是比较冷静一些,一侧头看见了不远处,烂西瓜旁横设的儿子,大叫着进前将牛二蛋扶起来,一摸还有气,这才把一颗悬着心放下,忙对还在大哭的老婆,道:“不要哭了,二蛋在这呢!他没事,应该是被雹子砸晕了,赶紧回家找马大夫看看。”说着将牛二蛋背起便走。

“二蛋,二蛋啊!醒醒啊!妈来了……”郑红英急忙跟随一路呼喊着,一家三口跑下山坡,跑回二里外的牛家村。一进村便听到村中有人嚎啕大哭,村民三三两两的出门向村中聚集,看架势像是谁家死了人了。

牛二蛋家在村子西头,他们一家三口要回家就要走过整条村子,当走到村长家门口时,听到左右众村民的议论,明白是做了二十多年的老村长牛大山驾崩了,这无疑是牛家村的一件大事。

原因是忧国忧民的老村长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天灾,毁掉了全村一千多口人一年的辛苦成果,甚至还毁掉了一部分房屋,这可是牛家村前所未有的大灾大难啊!所以年近六十的老村长一口气上不来,呜呼哀哉。

牛大顺与郑红英得知了消息,顾不上停留,急忙背着儿子回家,中途郑红英急忙去请村中的老大夫马向阳。

牛大顺背着儿子走回自己陈旧的小院儿,走进三间土壁青瓦房,将儿子放在大炕上,连声呼唤未果,只好焦急的等待。

牛大顺与老婆郑红英结婚之时,祖上只传下来三间即将倒塌的茅草房,小两口辛辛苦苦十几年才从新翻盖了青瓦房,在牛家村也算是正经过日子人了。

数年来夫妻俩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拼命地攒钱给儿子盖新房娶媳妇,可是每年靠天吃饭,收入甚微,距离他们的目标还差很远,本来今年风调雨顺庄家长得特别好,他们一家三口又种了几亩西瓜,村里人都说,历年来种西瓜的都没有他家的西瓜大,今年牛大顺赚到了。

一家三口每天都很开心,与镇里的瓜商约好,三天后便可以摘瓜上市了。夫妻俩叮嘱辍学在家的牛二蛋去瓜田看守,并声明买了西瓜就可以给他订婚了。如今一场天灾,什么都没有了,白瞎了几个月的辛苦,白瞎了瓜种钱和肥料钱,一家人的梦想一下子全泡汤了。

“三叔,您快一点,我儿子就在屋里。”门外传来郑红英焦急的声音。

牛大顺忙迎接出门,将年近七十岁的马向阳扶上台阶。

马向阳进门首先看了看牛二蛋的眼睛,然后摸了摸他的脉搏,不禁手一抖松开,惊道:“奇怪了,他的脉搏怎么跳的如此有力,这不正常啊!怎么会这样?”

说着又仔细看了看牛二蛋的眼神,摇头道:“大顺啊!不是三叔吓唬你,我看二蛋这孩子可能是被雷劈了,他的五脏六腑都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于他的身体抗衡,他的身体随时都有爆开的可能,我看啊!神仙也救不了他,你趁早给他准备后事吧!”语毕起身便走。

“怎么可能,我儿子还好好的活着,怎么就没救了。”郑红英立刻哭道:“三叔您给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活我的儿子,三叔……”哭叫着抱住马向阳的胳膊不放。

马向阳不禁流下两滴同情的老泪,道:“红英啊!三叔不是唬你,我行医救人四十多年,什么并没见过啊!人生就这么回事,总难免会有几灾几难的,你们就节哀顺变吧!”语毕推开郑红英的手,出门离去。

牛大顺与郑红英立刻瘫坐在地上,哭成一团。马向阳在牛家村那就是掌管人之生死的阎罗,他说过没救的人,就没有一个能活的。

儿子是牛大顺夫妻俩辛苦勤劳的安慰,也是奋斗的目标,如今得此噩耗,他们如何还能活下去,二人哭得死去活来,最终拥抱在一起。

牛大顺道:“红英啊!是我对不起你啊!你跟了我一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一点福也没有享到,如今儿子也没了,我们连个目标也没有了,你还年轻,不如就再走一步,找个好人家吧!我是不想再活了,等儿子断了气,我就一把火烧了这房子,跟儿子一起去了,呜……”

“呜……你个混蛋!”郑红英哭道:“没良心,我跟了你二十五年,你就这么对我吗?我不会走的,我们一家人,要死也死一起,下辈子我们还是一家人……呜……”

夫妻俩一直哭到夜幕降临,起来抱了几捆干枯的玉米秸秆放在屋中,守在儿子身边,等待送儿子最后一程。

夜深了,昏暗的灯光下,牛二蛋缓缓的睁开一双炯炯有神眼睛,左右看了看,见爸妈分别握住他一只手痛苦的流泪,不知所为何事,感觉口干的厉害,忙道:“妈,渴死我了,快给我口凉水喝。”

此言一出,牛大顺与郑红英两双红肿的眼睛立刻张大,看着眼前的儿子,呆如木人,不相信所见属实。

牛二蛋坐起来,看着爸妈,道:“爸妈,你们怎么了,渴死我了,我自己去喝。”语毕急忙下炕,走进厨房,拿起水瓢从大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便咕咚咕咚的喝下去。

看到这些,牛大顺与郑红英两口子不禁哈哈大笑。

牛二蛋吃了一惊,手一抖咣一声水瓢掉在地上,急忙走回里屋,看着大笑的爸妈,疑惑道:“你们怎么了,我们的西瓜全没了,你们还笑的这么开心。”

牛大顺笑道:“不怕不怕,西瓜没了明年还可以再种,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郑红英接道:“我的宝贝儿儿子,你可吓死妈了,刚才你躺那人事不省,马大夫你三爷爷都说你不行了,没救了,妈和你爸都准备烧房子跟你一起死了,真是老天保佑啊!我的儿子子活过来了,快过来让妈好好看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第三章
牛二蛋听到父母的话,心里暖暖的,进前道:“我三爷爷也真是的,我看他是老眼昏花该退休了,活人死人都分不清了,还给人看什么病啊!”

牛大顺笑道:“不管怎么样,你没事就好了,真是把我们吓坏了,我儿子福大命大,将来一定是个人物,好了,赶紧做饭,炒俩菜,今天咱们一家三口好好喝几杯庆祝庆祝。”

郑红英应了声,满脸带笑忙去做饭,牛大顺随后去帮忙烧火。

牛二蛋坐在炕上,长出了一口气,心语道:“西瓜全没了,今年订婚的事肯定是泡汤了,也不知道玉琴会怎么想,她一定会生气的……”

这时,东边的邻居牛五手里拎着两瓶老村长白酒,走进大门远远就喊道:“大哥在家吗?”

牛大顺忙从灶坑站起来,出门道:“是武兄弟啊!快进屋说话。”

牛五笑道:“我就不进去了,我拜托大哥点事儿。”

牛大顺笑道:“啥事你就说吧!乡里乡亲的,还这么客气干啥。”

牛五道:“我就知道大哥是个热心肠,是这样的,明天我和我老婆就去城里打工了,如果干得好的话,可能要几年才能回来,我就是想拜托大哥给我看着房子,叫二蛋去那睡觉也行,您看行不行?”

牛大顺立刻道:“行啊!多简单的事儿啊!你们就放心去吧!”

牛五笑道“那太好了,这两瓶酒一点小意思,等我回来一定请大哥大嫂吃饭,请您收下。”

“嗨!快算了,还送什么酒。”牛大顺推辞道:“快拿回去、拿回去,扯啥蛋啊这是,拿回去。”

牛五坚持道:“不是扯淡,用人哪有白用的,你不收下,兄弟我也不好意思了,快收下吧!收下收下。”说着硬塞在牛大顺的手里,转身便走。

“哎!你别走啊!快拿回去……”牛大顺随后还想给他送回去。

牛二蛋出门道:“行了爸,你就收下吧!你不收下,我五叔也不放心走啊!正好我们不用去买酒了,大海绵家啥东西都贵,这两瓶酒也要几十块钱了。”

牛大顺低头看了看两瓶酒,笑道:“是啊!正好,不用去买酒了,走,回去咱爷俩先喝着。”

牛二蛋应了声,随后进门。

次日,牛二蛋被请去老村长家帮忙,村里的红白喜事都要请人帮忙的,牛二蛋和几个小伙伴年轻腿快,负责挨家借碗筷桌子凳子,宴席上要用,当他来到心目中的女神王玉琴家门口时,突见一辆红色松花江小面包车停在她家门口,牛五两口子坐在车内,只见王玉琴提着一个旅行包,兴高采烈的走出家门,就要上面包车。

“等一下,玉琴你去哪里?”牛二蛋大喊一声疾步进前,眼巴巴的看着王玉琴那张如花的俏脸,和她那一脸清高的表情。

王玉琴本想不理他直接上车就走的,转念一想改变了主意,回身道:“牛二蛋,你来的正好,我要去城里打工了,可能几年都不会回来了,今天我正好告诉你,你不要惦记我了,其实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喜欢过你,你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而已,我是怕伤你的自尊,才一直没有说破,现在我告诉你了,你就彻底死心吧!我走了。”转身就要上车。

牛二蛋心里比遭雷劈还要痛,一把拉住她的衣袖,急道:“玉琴你不要走,我知道你是嫌我们家穷,我发誓,我一定会赚很多钱,让你过上好日子,求你相信我,不要走……”

“够了!牛二蛋你还要不要脸啊!”王玉琴大怒甩袖道:“我告诉牛二蛋,其实你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一直以来我只当你是个小丑,时而逗我开心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我清楚的告诉你,就算你有再多的钱,我王玉琴也不会喜欢你这个榆木脑袋的,哼!”语毕上车,嘭的一声关闭车门。

牛二蛋一张脸红得发紫,立刻大吼道:“王玉琴你给我听着,我牛二蛋今天对天发誓,一定会让你后悔离开牛家村,后悔今天说的话,啊……”啪!将手里的几个瓷盘用力摔碎在地上。

王玉琴头也没回,坐着面包车带着一股白烟离去。

“啊……啊……”牛二蛋向天连声大叫,感觉心里头无比的憋屈,大叫着跑出村子,跑进一片小树林,双拳紧握砰砰砰的垂着树干,发泄着心中的郁闷,两个拳头都受伤破皮流血,他还不肯停下来,突然听到树林里一声尖利的叫声,像是什么野兽。他吃了一惊这才停下来向前走了几步,面前的一幕吓得他全身不禁一抖。原来前面几米外,一条碗口粗的大青蛇,五六米长的身子,将一只白狐紧紧地缠绕住,那白狐两眼含泪,奄奄一息,看着牛二蛋,像是在向他求救。

牛二蛋善良的心灵受不了她那可怜的眼神,尽管她很害怕巨大的青蛇,他还是从一旁捡起一根枯树枝,纵身上前,用大喊大叫给自己壮胆,用上全力猛烈抽打青蛇的身体。

大青蛇受痛,缠绕的身体立刻松懈,白狐乘机在它的脖子上咬了一口,鲜血四溅。

大青蛇立刻一声哀嚎,丢下白狐,仓皇逃走,很快在树林外消失。

牛二蛋喘着粗气,看着地上的白狐,只见她起身看了看牛二蛋,人立而起,向他做了一个抱拳相谢的样子,双目含情离去。

牛二蛋松了口气,自语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蛇,太吓人了,我还是赶紧回去吧!”语毕急忙走回村子,此时他自己打伤的双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愈合,没留下任何痕迹,他却全然不觉。一路匆忙往回走路过一片被冰雹砸的东倒西歪的玉米地时,忽听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

牛二蛋不禁一愣,暗道:“什么情况?难道是那条臭蛇把村里的女人给缠住了,咋办啊!我牛二蛋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总不能见死不救啊!跟那畜生拼了。”想罢左右搜寻,从地上捡起一块把石,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走进玉米地,扒拉着歪斜的玉米杆子前行,想冷不防砸大青蛇一石头。可是当他走进那个女人之时,隔着重叠的玉米杆子,只见她全身雪白,一丝不挂,正跪在地上把屁股奉献给身后裸露下身的男人,两个人折腾的噼噼啪啪,女人大喊大叫,毫无顾忌。

第四章
牛二蛋虽然被牛翠翠的小嘴儿给泄了一次,可是他对此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满脑子的好奇。

他呆了一下悄悄的蹲下去,放下手中的石头,定睛仔细观瞧。心里暗道:“真是倒霉,碰上这事儿,不是应该男人趴在女人身上面,怎么会是这个姿势……”

这时,那对男女起身换了姿势,被牛二蛋看到了脸,原来是张小六与他老婆牛三妹,心里暗道:“这两个傻逼,在家里干还嫌不够刺激,跑着来野战……”他看来看去感觉身体不舒服,心里不禁有些火气,心想:“这两个王八蛋,还没完没聊了,给你们加点佐料……”想罢,忙脱下衬衫蒙住脸,从地上抓起一把湿乎乎的泥土,起身趁着张小六抬起屁股的一瞬间,哗啦一下子便将泥土扔在牛三妹腿间的粉嫩之处,然后掉头便跑。

张小六与牛三妹不禁一声惊叫分开,顾不上看人是谁,急忙从一旁拿起裤子穿好,起身四下寻人,牛二蛋早已经跑没了踪影。两口子很是扫兴,只好作罢。

牛二蛋心情糟透了,但还是赶到老村长家继续帮忙。

夜幕降临之时,牛二蛋喝的半醉,回到家里向爸妈报道一下,便走进邻居牛五家睡觉。牛五家和他家的房子基本一致,院里仓房、牛棚均有,只是都应空空如也,连老鼠都搬家了。

牛二蛋感觉晕乎乎心情甚美,脱掉上衣横躺在大炕上,想到狠心绝情离去的王玉琴,冷很一声自语道:“王玉琴,你给我听着,总有一天我让你回来哭着求我对你好,求我爱你,你等着吧!不会太久的,你等着,你个没良心的女人,其实我知道,你不如牛翠翠好看,可是老子我就是喜欢你,你个没良心的,彻底的伤了老子的心,伤了老子的心你知道吧……”

这时忽听有人敲响了房门,牛二蛋忽地坐起来,看着门外道:“谁啊?是谁找我?”

门外一个少女的声音道:“小妹白念君,途经贵地,天色已晚,无处容身,想借兄长家住宿一宿,不知可否?”声音美妙的不知胜过王玉琴和牛翠翠多少。

牛二蛋蹭的下炕穿上衬衫,歪歪斜斜的扣了两个纽扣,心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吧!竟然有美女借宿。”急忙出门打开正门,只见夜幕中亭亭玉立一位少女村姑,衣衫单薄,胸前山峰高耸,柔软的程度,似乎在晚风中颤抖,一张粉嫩如花的脸颊,如同初放的芙蓉,五官似乎是精雕细琢出来的,没有一丝瑕疵,眉毛弯弯、长发飘飘,特别是她那双清澈的眼眸,流光滚滚,要说她可以勾魂摄魄,是一点也不夸张。她一双如同嫩笋水葱般的纤纤小手交叉在小腹前,自然大方,美妙怡人。

牛二蛋上下打量她一番,笑道:“太离谱了,这梦做的,都上天了。”说着便要关闭房门。

“哥哥等一下。”少女白念君忙推住房门,道:“如果哥哥不想白白留人住宿的话,我可以给钱的。”

牛二蛋打开房门,看着她,不可思议的笑道:“美女留宿,还要给钱,能有这好事儿,妹子你别逗我了,我牛二蛋今年是连续倒霉,运气不佳,已经很惨了,你还忍心对我有什么所图吗?求你放过我吧!拜托了啊!”说着向她抱了抱拳,又要关门。

白念君再次推住房门,道:“等一下,哥哥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想成坏人呢!我的样子就不像个好人吗?”

牛二蛋是笑道:“就因为你太像好人了,好的让哥哥我无法相信,你说这穷乡僻壤的,而且又黑灯瞎火的,突然出现一个美女叫门要留宿,天底下能有这么好的事儿吗?”

白念君柳眉微蹙,粉嫩的朱唇微微一努,半带娇嗔的道:“只是留宿而已,哥哥何必要多想呢!人间世事本来是很单纯很简单的,都是被人们自己复杂化了,因此可能会错过许多机缘,如果哥哥坚持认为念君是有所图才来的,念君便就此告辞了,冒昧打扰,还请哥哥体谅,但愿有缘再见吧!”语毕,转身洒下两行清泪,便要离开。

“等一下。”牛二蛋忙打开房门,笑道:“哥哥我拼了,就算是受骗上当我也认了,如若不然简直是暴殄天物,不懂怜香惜玉,进来吧!”

白念君回眸一笑,道:“谢谢哥哥。”带着一股清香从他身边走过进门。

牛二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清香直透肺腑,立刻酒意全无,他尽可能瞪大眼珠子,向夜色里看了看,没有见到还有任何人尾随,忙将房门关闭。

白念君回眸一笑,道:“哥哥,我睡在哪个房间?”

牛二蛋嘿嘿一笑道:“就睡在一间房好了,你做什么也方便,东屋请吧!”

白念君笑容依旧,道:“那样不好,我还是睡西屋吧!西屋同样有炕啊!哥哥,明天见。”语毕,不等牛二蛋说什么,便自挑帘走进西屋。

牛二蛋笑语道:“是时间还不到吧!半夜下手最好,那好吧!我先睡了,你随便吧!”语毕,嗅了嗅她的余香,走进东屋,躺在大炕上,笑得合不上嘴,心里暗道:“看来我牛二蛋就要走桃花运了,竟然有美女上门找我,她要投宿,村里那么多人家,他都不去,偏偏老找我一个大小伙子,她不就是想让我非礼她吗?这种好事儿不干白不干,她要是成心使坏,即使我不非礼她,她也可以诬告我,毕竟他在我面前显得太弱小了,而且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时候她要是一口咬定我非礼她,我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绝对不能做那个冤大头,老子还没开过荤呢!干脆就拿她练练枪得了……”

牛二蛋想到这里,忽地坐起来,轻步走出房门,走到西屋门口,首先撩起门帘,向内窥视,借着窗外的月光,只见白念君仰面横躺在炕上,呼吸均匀,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13037,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