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情定一生无悔过小说全文阅读 沈蔓歌叶南弦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5天前 19

今天潜力爆款好文《情定一生无悔过》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婚恋小说,男女主角叫沈蔓歌叶南弦,最新章节:  第232章 户籍被消除了。情定一生无悔过小说主要讲述一场大火烧掉了沈蔓歌对叶南弦所有的爱。 五年后她华丽回归,势必为当年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却没想到带回来的小正太比她更有手段。 某宝站在叶南弦面前,很无辜的说:“叔叔帮我一个忙可以吗?求你了。” 叶南弦觉得无法抵挡这孩子的恳求,蹲下身子打算帮忙,却没想到被喷了一脸。 某天,叶南弦对着小正太说:“臭小子,这是我的房间!” “可是我想跟妈咪睡,我们都睡了五年了。” 某男人泪奔…… 追个妻子回来而已,为什么儿子如此难搞?………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情定一生无悔过》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情定一生无悔过

字数: 684112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1292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第1章 我们之间该结束了
沈蔓歌拿到验孕单的时候,心里是惊喜的。

她怀孕了!

怀了叶南弦的孩子!

结婚三年,她终于有了他的孩子,这对沈蔓歌来说简直太不容易了。

她开心的拿着验孕单往外走,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叶南弦,却在转弯的时候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楚梦溪?

叶南弦的初恋情人!她居然回来了!

沈蔓歌快速的跟了过去,却发现本该在公司的叶南弦居然陪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而她的肚子显然已经五个多月大了。

“南弦,我没事儿的,你不用紧张,孩子很好的。”

“还是检查一下放心,你肚里的孩子毕竟是我们叶家的长孙,容不得半点差错。”

楚梦溪笑颜如花,叶南弦温柔似水,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沈蔓歌。

“你们在干什么?”

沈蔓歌猛地握住了手里的验孕单,指甲透过纸张刺破了手心,却不及她心口疼痛的万分之一。

她天生宫寒,为了给叶南弦生一个孩子,三年来她吃遍了所有的偏方,看遍了所有的医院,有好几次差点丧命,却没想到她得知怀孕的这一天居然看到楚梦溪怀了叶南弦的孩子。

“你怎么在这里?”

叶南弦的眉头猛然皱起,刚才那温柔似水的眼神也变得凌厉冷漠,仿佛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跟着下降了几分。

沈蔓歌见他前后的态度,再也忍不住的上前质问。

“我怎么在这里?叶南弦,我是你的妻子,你现在陪着小三来孕检,居然好意思问我怎么在这里?”

她的质问引来周围人的围观。

楚梦溪突然就委屈的哭了起来。

“南弦,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如果我没有回来,没有告诉你这个孩子的存在,或者我狠狠心打掉这个孩子,或许就不会让蔓歌误会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说完,楚梦溪转身就跑。

“宋涛,跟着楚小姐,小心她的肚子。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万一,我唯你是问。”

叶南弦的声音带着一丝着急,他身边的助理宋涛快速的跟了上去。

沈蔓歌只觉得呼吸困难,这样的关心叶南弦从来没有给过她。

“叶南弦,你混蛋!”

她猛地抬起手,想要狠狠地扇叶南弦一巴掌,却没想到被他半路截住,那微微用力的手劲让沈蔓歌疼的有些皱眉。

“沈蔓歌,三年前你靠手段爬上我的床,逼得我不得不娶你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这段婚姻里我不可能给你想要的感情。我警告你,楚梦溪肚子里的孩子十分金贵,更是我们叶家的骨血,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下作的事情,你别怪我不顾念夫妻情分。”

叶南弦说完,一把甩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站立不住,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她连忙扶住了一旁的墙壁,手里的验孕单脱手而出,飘飘荡荡的落在了叶南弦的面前。

“你怀孕了?”

叶南弦的眼底有一瞬间的错愕。

沈蔓歌却笑了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滴落。

“你在意吗?三年前我向你解释过,可你偏不信。不管我怎么掏心掏肺对你,你熟视无睹。现在你的初恋甚至要给你生孩子。叶南弦,我是爱你,但我也有尊严和骄傲!这个孩子我会处理掉。我们之间是该结束了。”

沈蔓歌心如刀绞,却毅然的转身离开。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一沉。

他快步上前,一把抱起了沈蔓歌,快步的朝医院外面走去。

“沈蔓歌,你以为你是谁?逼着我娶你的是你,现在说不要孩子的也是你,你真当我叶南弦没脾气,由着你玩弄于鼓掌之间吗?我告诉你,这孩子的去留我说了算!”

“叶南弦,你放开我!这本来就是我的孩子,和你无关!”

沈蔓歌气的剧烈的挣扎着,却挣不开叶南弦的束缚。

“你的孩子?没有我,你能无性繁殖?沈蔓歌,你最好别再这个时候惹我!”

叶南弦好看的丹凤眼猛然一眯,那凌冽的迫人气息瞬间笼罩四周,给人十分压抑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为了接电话方便,叶南弦放下了沈蔓歌,不过却单手控制住她,霸道占有的意味十足。

沈蔓歌不由得有些悲伤。

每一次她都会有一种错觉,觉得叶南弦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乎她的,就像现在一般。

“你说什么?梦溪要自杀?看住她,我马上过来!”

叶南弦突然紧张起来,而沈蔓歌刚刚有些暖意的心也开始慢慢冷却下来。

第2章 叶南弦,你好狠
“沈蔓歌,你先回去,这事儿我回头和你说。”

叶南弦挂断电话,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明显眼底带着担心和着急,而这些情绪都不是给她这个妻子的。

沈蔓歌冷冷的推开了他。

“你去忙吧,毕竟她对你而言比较重要。”

但是她的心在滴血。

叶南弦还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拦了辆出租车,把她送上了车,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沈蔓歌不禁有些苦笑。

这样心里时刻想着别人的男人,这样的婚姻,她到底还有什么坚持下去的意义呢?

回到家之后,佣人和沈蔓歌打招呼,她都好像没听到一般。

她看着完全没有自己参与的黑白色调的卧室,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一般的存在。而她的婚姻更像是一场闹剧,如今真的该结束了。

沈蔓歌等了叶南弦一夜。

他一个电话都不曾打回来。这样的冷漠仿佛针扎一般的刺在沈蔓歌的心口上。

“宝宝,对不起,妈咪没办法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了。不过你放心,妈咪以后会加倍爱你的。”

沈蔓歌泪流满面,却将连夜打印好的离婚协议签上了字。

每一笔都好像划在她的心口上,鲜血淋漓的。

沈蔓歌签好字,将叶南弦送给她的结婚戒指也摘了下来,放在了离婚协议上。

曾经她把这戒指当宝贝一样,三年的时间,戒指早在她的指间留下了痕迹,如今摘了下来,痕迹仍在,就像是她对叶南弦的爱,雁过留痕,怎么都抹不去了。

沈蔓歌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她怕自己再次心软,毅然的提起行李离开了家。

“太太,楚小姐身体不好,叶总在陪着她。叶总吩咐我们送太太出国,现在就出发。”

沈蔓歌刚出门,就看到了叶南弦的保镖拦住了她的去路,说出的话让沈蔓歌怒火中烧。

“凭什么要让我出国?我不去!”

“对不起了,太太,叶总说了,这可由不得你!”

保镖说完,连忙上前,一下劈晕了沈蔓歌,直接将她拖上了车。

她被人拖到了一间废弃的仓库里,然后被扒了衣服,一个男人躺在她的身边爱抚着她。身边的摄像机咔嚓咔嚓的拍着,各种难堪的姿势都被拍了一遍。

“楚小姐,一切都做好了。”

身边的人将一切拍完之后,直接给楚梦溪打了电话。

楚梦溪冷笑着说:“很好。一会将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去,我就不信南弦还会要一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做妻子。出来之后把一切处理干净了。”

“是。”

男人挂断电话之后,直接在仓库周围倒上了汽油,然后扔了一把火。

窜天的火苗蹭的一下燃烧起来,周围的气温更是炙热的让人窒息。

沈蔓歌从昏迷中醒来,周围已经是一片火海了。浓烟呛得她张不开嘴,火苗更是无情的朝着她吞噬而来。

“救命!救命啊!”

沈蔓歌顾不得自己赤身裸体,挥起一旁的棍子敲打着仓库的门,却听到外面传来保镖的声音。

“太太,对不起,这一切都是叶总吩咐的。您安心的去吧,叶总会给你挑一块上好的墓地的。”

沈蔓歌猛然顿住。

是叶南弦要她死?

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她和楚梦溪一样怀孕了吗?因为他要给楚梦溪叶太太的位子,好让他们的孩子名正言顺的出生吗?

叶南弦,你好狠!

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容不下是吗?

沈蔓歌悲从中来,仰天长啸。

“叶南弦,我恨你!这辈子算我瞎了眼,爱上你这样冷血无情的男人。如果有下辈子,我也会让你尝一尝被心爱之人杀死的滋味的!”

熊熊的大火将她的话吞噬,她只觉得呼吸困难,眼皮沉重,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任由着烈火燃烧着她的肌肤,吞噬着她的灵魂……

五年后

助理宋涛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叶南弦。

“叶总,这是美国H`J集团那边送过来的设计师的资料,据说今天到达海城,我们是不是派个人去接一下?听说这名设计师在国外很出名,设计的跑车千金难求,要不是这次和H`J集团合作,他们也不肯让这位设计师来我们这边指导。”

“凯瑟琳?”

叶南弦的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

“是,是凯瑟琳设计师。”

宋涛连忙点头。

凯瑟琳设计师是最近两年才窜起来的跑车设计师,据说她设计的第一款“爱的羽翼”跑车,一举夺得了国际设计大赛的一等奖,这款跑车还没上市,各大权贵就争相哄抢,但是据说凯瑟琳只生产两台,价格更是贵的惊人,却依然有大把的人捧着钱上门去求。

如今因为和H`J集团的合作,凯瑟琳亲自来海城,叶南弦又及其喜欢跑车,宋涛这才出声提醒。如果能把凯瑟琳留在恒宇集团,那么……

叶南弦的眸子再次眯了起来。

他拿过了凯瑟琳的资料看了一眼,却在看到凯瑟琳的中文名字时猛然顿住了。

第3章 真的是一种巧合吗?
沈蔓歌!

凯瑟琳的中文名字居然叫沈蔓歌?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动了几分。

“没有凯瑟琳的照片吗?”

“没有,H`J集团对凯瑟琳的保护很隐秘,我动用了各种渠道都没有找到凯瑟琳的照片。据说是个十分美丽漂亮的女人。”

宋涛实在难以想象,一个轰动全世界的汽车设计师居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这简直有点不符合逻辑啊。

有哪个女人会对汽车感兴趣的?

宋涛的疑问叶南弦却没有去想,他盯着资料上沈蔓歌三个字看了很久很久,那双眸子微敛着,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不过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感,顿时让整个办公室的气愤有些凝滞。

“叶总……”

“安排一下,我亲自去接机。”

叶南弦终于开口,那双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沈蔓歌!

这三个字丝毫不差,真的是一种巧合吗?

五年前那场大火谁也没有找到沈蔓歌的尸体,警方说火势太大,可能尸体已经烧成灰了,但是叶南弦却一直都不肯相信沈蔓歌死了。

如今这个凯瑟琳居然也叫沈蔓歌!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个设计师了。

宋涛有些呆愣,毕竟这五年来,能让叶南弦亲自去接机的人不多了,不过他也只是呆愣了一秒钟,连忙反应过来,转身就去安排去了。

车子开到机场的时候,沈蔓歌的航班刚到。

沈蔓歌拉着行李箱从安检口出来。她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完美比例的身材,让人惊艳的五官,顿时引来所有人的关注。而她身边跟着的小男孩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弹指可破的皮肤,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捏上一把,他反戴着鸭舌帽,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不紧不慢跟在沈蔓歌身边,看着懒懒散散的,但是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却让人下意识的不敢上前。

“沈梓安,这里是海城,不是美国,收起你那傲慢的表情,跟紧我。”

沈蔓歌对儿子这种表情很是无奈,同时也有些心痛。

沈梓安的举手投足间,越来越有叶南弦的影子了。有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基因的强大,可是她宁愿儿子沈梓安更像她一些才好。

“妈咪,我怎么了嘛?”

沈梓安无辜的耸了耸肩,一脸调皮的样子。

沈蔓歌轻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脑门说道:“别用你那张欺骗世人的脸对我撒娇,你是我儿子,你什么样的德行我不清楚?我警告你,这次回海城,你老老实实的,不许胡闹听到了没有?”

“安啦,你回来工作,我回来看看妈咪你生长过的地方,我不会做什么的。妈咪,我是你儿子耶!你怎么防范我像防范敌人似的。”

沈梓安嘟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满。

沈蔓歌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说:“你这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我可得提醒你几句。走吧,我们先出机场,一会我给你蓝阿姨打个电话,先去她家住几天。”

“好吧。”

沈梓安笑得像个天使似的,牵着沈蔓歌的手朝外面走去。

突然,沈梓安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长得和他有七八分相似,一身冷漠的气息即便是离得很远他也能感受到。

这个人应该就是叶南弦了吧?

传说中他的爹地?

沈梓安偷偷抬头看了沈蔓歌一眼,见沈蔓歌在查找电话号码,突然抱住了肚子。

“哎呦,妈咪,我肚子疼,我要去厕所!”

沈蔓歌听到儿子喊叫,抬头一看,沈梓安抱着肚子憋得脸通红通红的,那双小腿不断地磨蹭着,好像憋不住的感觉。

“妈咪和你一起过去。”

说着,沈蔓歌想要抱起沈梓安,沈梓安却直接抬脚跑了出去。

“不用了妈咪,我憋不住了,你在外面等我吧,我一会就回来。”

沈梓安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沈蔓歌看到他这个样子,宠溺的摇了摇头,随机开始打电话。

“灵雨,我是蔓歌,我回来了。”

沈蔓歌打给的蓝灵雨是她以前的闺蜜,五年来他们也没断了联系,如今蓝灵雨是幼儿园的幼师,听到沈蔓歌回来的消息特别高兴。

“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请假去接你,你在机场吗?”

蓝灵雨开心的要命。

“不用来接我了,我带着梓安回来的,一会直接打车去你家就好。”

沈蔓歌一边走一边说,没看到前面有人,直接和对方撞了一个满怀。

“抱歉,我没看到。”

沈蔓歌连忙抬头道歉,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愣住了。

是他!

叶南弦!

这真是人生处处不相逢啊!

第4章 我妈咪进不来男厕所的
叶南弦远远地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那身形,那走路姿势简直像极了沈蔓歌!

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故意靠了上去。

宋涛整个人都愣住了,从来没见过叶南弦主动接触过哪个女人,特别是五年前太太意外之后,他更是变得像座冰山似的,让人不由自主的退避三舍,这么主动的靠过去简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他不由得多看了沈蔓歌一眼,顿时被沈蔓歌给惊艳到了。

那张惊艳的脸简直完美到了极致,好像是艺术家雕刻出来的一般,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同样被惊艳到的还有叶南弦。

不过叶南弦还是很快的回过神来,眉头微微皱起,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冷冷的说:“走路看着点。”

沈蔓歌心里冷笑了起来。

如今这张脸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了。

她依然记得大火燃烧在皮肤上的感觉是如何的痛彻心扉,依然记得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生生的承受了九个月的痛苦,在生下孩子之后才做的整容手术。

每一个午夜梦回,她都会从噩梦中惊醒,一次次的泪湿枕巾。如今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她的手忍不住的握了起来,恨不得直接撕了他的脸,挖出他的心,看一看他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更想问他一句,他有心么?

沈蔓歌手里拿着沈梓安没有吃完的棒棒糖,在叶南弦碰上来的那一瞬间,棒棒糖也沾到了他的西服上。

她笑着说:“抱歉,刚才真没看到。你的西服脏了,不如我给你赔一件吧,有电话吧?我买了让人给你送过去。”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嘶哑的低沉。

叶南弦的眸子滑过一丝失望。

不是她!

不但面容不是,连声音都不是。

他还记得沈蔓歌的声音是清脆的犹如黄鹂一般的,可是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漂亮,声音却带着一丝低沉和嘶哑。或许对别人来说,这种声音有些诱惑力,可是对他来说,完全无感。

叶南弦的脸色恢复了冰冷。

“不用了,一件西服而已。”

说完,他直接脱下西服外套,当着沈蔓歌的面扔进了不远的垃圾桶里,那样子就好像丢掉一件十分厌恶的垃圾一般。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

在叶南弦的眼里,她或许是一个看上他,想要搭讪要个联系方式的女人吧。

沈蔓歌冷笑的看着他的背影,真不知道当他知道自己是他即将迎接的设计师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叶南弦莫名的有些生气,至于气什么,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那个女人明明不是沈蔓歌,可是为什么给他的感觉那么熟悉呢?

不!

不是她!

沈蔓歌如果知道自己主动靠上去,一定会开心的要命的。他知道沈蔓歌对他的感情,可是刚才那个女人的眼神里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她的那双眼睛,像极了沈蔓歌!

叶南弦突然停下脚步,宋涛一个不察,直接撞到了叶南弦的后背上。

“叶总,对不起。”

宋涛摸着自己酸楚的鼻子连忙后退了两步,才发现叶南弦的目光一直跟随者沈蔓歌。

沈蔓歌和叶南弦短暂接触之后直接去了卫生间,那脚步和走路的样子让叶南弦的眸子再次眯了起来。

“叶总,你对那个女人感兴趣啊?”

叶南弦猛然瞪了宋涛一眼,宋涛连忙闭了嘴。

“我去趟卫生间。”

叶南弦也不知道怎么了,烦躁的要命,他一个转身,快速的朝卫生间走去。

宋涛很少看到叶南弦这个样子,自然也不敢跟上去,就在外面等。

叶南弦走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泼了一把水在自己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却突然感觉有人在拽他的衣服。

叶南弦微微皱眉,转头一看,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正仰着头,右手拽着他的衣服下摆,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放手!”

叶南弦眸子微冷,浑身散发的气息通常能让普通人退避三舍,可是眼前的小男孩却不为所动。

他那双眼睛让他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叔叔,你能帮我个忙么?”

沈梓安直直的看着叶南弦,那纯真渴望的眼神让叶南弦突然就心软了一下。

“你家大人呢?”

“我妈咪进不来男厕所的!”

沈梓安嘟嘟着小嘴,脸色有些羞赧。

叶南弦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像瓷娃娃似的小包子,突然叹了一口气说:“要我帮什么忙?”

“我裤子拉链卡住了,可是我好急哦,叔叔,你能帮我把裤子拉链拉开么?”

沈梓安说话间,双腿不停地磨蹭着,好像真的快要憋不住了。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1292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