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酷炫好书]倾城宠妃王爷休要逃小说全文阅读 沈碧夏侯骁大结局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6月前 177



倾城宠妃:王爷休要逃小说
 
什么?洞房花烛夜,新郎居然跟自家表妹在滚床单?
 简直岂有此理!
 咱也带上丫鬟去招鸭!
 活捉一只极品鸭!纳尼?这么贵?
 沈大小姐掏出一叠银票拍到他胸前,潇洒一笑,道:“爷今晚把你包圆了!”
 清醒后某女欲哭无泪道:“你丫太特么贵了!姐嫖不起……呜呜……银票还来……”
 传言南陵摄政王冷酷狠戾、权势滔天。
关注章节:第10章 免谈
目录(共900章)
 
倾城宠妃:王爷休要逃 沐小楼 女频 穿越架空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321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南陵国,盛京。
 
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幻般朦胧,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
 
沈碧伸手一下掀起大红盖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谁能告诉她眼前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她准备结束自己老chu女生涯的最后一刻,为嘛在浴室准备和美男啪啪啪的时候摔了一跤,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小姐,姑爷没来,您不能掀盖头,喜娘说不吉利。”大丫鬟莫雪柔声劝道。
 
她瞪大眼睛瞅着身边站着的这两个“古色古香”的丫头,一脸不可置信,她……她这是chuan了?
 
环顾了房间四周一圈,还是在洞房花烛夜?正想细细思考,脑袋里顿时一阵刺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了脑海。
 
那是属于原主上一世的记忆,原来她是夺了原主重生后的身体,并且重生在了洞房花烛的这一天,她一切悲剧开始的起点。
 
原主沈碧跟她同名,是南陵国工部主事沈宏儒的原配嫡女,生母在生胞弟沈亦辰的时候难产而亡,不久后沈宏儒又续弦娶了一位夫人袁聆凤,并生下了一个女儿沈芷嫣。
 
因沈碧占着嫡长女的名头,并且生得极为貌美,所以一直被袁氏及沈芷嫣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前世沈碧被袁氏刻意养成胆小怯懦的模样,就算生得十分貌美却也上不了台面,毕竟谁家会娶这样的人做当家主母呢?
 
沈碧母亲生前为她定下一门亲事,未婚夫婿便是吏部郎中的嫡子赵淳博,说来这赵淳博也算是一表人才,不到弱冠之龄便已是举人之身,真可谓是前途无量,谁知沈芷嫣羡慕沈碧有如此好的姻缘,暗中使坏与赵淳博表妹白浅若合谋算计沈碧,使她“爬了”赵淳博的床。
 
丑事一出,世人皆道沈家嫡女沈碧虽貌美如花,可却不知廉耻,竟等不及进赵家门便自荐枕席,赵淳博自认为被沈碧设计陷害,又因着自小与白浅若青梅竹马,俩人正是情意绵绵时,却为此事被白浅若“误会”险些断了情分,更是厌恶极了她,是以新婚之夜为了羞辱她,压根没来新房,更别提其他了。
 
而新婚当夜,赵淳博便与白浅若滚在了一起,第二日更是光明正大地带着白浅若去了赵母那里,扬言要纳白浅若为良妾,这一巴掌真是甩得又响亮又狠,白浅若本就是赵母的亲外甥女自然偏帮她,亲自允了这事儿。
 
这下沈碧丢人可谓是丢到了姥姥家,本就是出了丑事提前进的赵家门,更是在新婚之夜被夫君嫌弃独守空房,而她的丈夫却在她眼皮子底下与自家表妹风流快活了一晚上,新婚第二日便纳了妾,这可真是南陵国前所未有的事情。
 
沈家被众人明里暗里耻笑,父亲和弟弟皆对她厌恶不已,而赵淳博被白浅若笼络得整颗心都放到了她身上,前世,赵淳博一生都未曾踏入她房门半步。
 
而白浅若则风光无限儿女双全,最后更是设计她与人有染,赵淳博以七出之条“无子、淫”休妻,沈碧万念俱灰之下自缢身亡。
 
 
 
 
2
 
她在脑海里将沈碧的记忆过了一遍,心里堵得慌,咬牙切齿地一把扯下盖头,这叫什么事儿,她好好的招谁惹谁了!
 
想起疼她护她的沈老头儿以后要孤零零留在现代,她的心里就一阵揪疼。
 
还有她好不容易在酒吧里勾搭到的极品美男,到嘴的肥肉就这么给丢了,她的心都在滴血!
 
赵淳博、白浅若,你们给我等着!
 
她明亮的双眼中冒着蹭蹭的火焰,瞧得一旁的两个小丫鬟心惊肉跳的,小姐自从经过爬床一事后,赵沈两家为了遮丑更是以极快的速度办成了婚事,小姐这是被刺激狠了吗?
 
“小姐……”莫雪低呼一声,上前道:“小姐,这不合规矩……”
 
“你家小姐我坏了这么多规矩,也不差这一遭!”沈碧睨着她,笑道。
 
莫雪拧眉看着她,目光里有些疑惑,一向胆小懦弱的小姐几时会说这出这种话来?
 
“快帮我把这头饰喜服都去了!”她起身吩咐道。
 
“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新姑爷等会儿要是来了……”莫雪闻言一惊,也顾不得再想,急忙劝阻。
 
“就是就是,小姐就再忍耐一会儿!”含珠见状也上前说道。
 
姑爷?呵呵,这会子搅了她的好事,自己却在别处风流快活!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既然赵淳博把她晾着她又何必巴巴地照着剧本走?原主重活一世,怎么也不会想要跟这个渣男再续前缘吧!原主和她一样到死都是处子之身,让她不由地感同身受起来,心里对赵淳博又多了一层怨愤。
 
“赵淳博今晚怕是不会进我房门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怎么说这都是小姐和姑爷的洞房花烛夜,姑爷应该不会如此。”莫雪安慰道。
 
“听说他一向与白家表妹感情颇好,似乎之前一直有退婚之意,若非和我出了那样的事,说不定今夜就是他和白家表妹的洞房花烛夜呢!可惜啊……如今他怎么舍得再让他的小表妹伤心呢?”
 
好吧,她承认,她其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谁让这对狗男女祸害人的,害了原主不算还害了她,现在她完全是把所有的错都记到了他们身上。
 
两个丫鬟闻言齐齐蹙眉,小姐说的是事实,眼见夜已深了,外面的声音也逐渐消停了,可是就是不见姑爷的身影,莫非真像自家小姐所说的那样?如果姑爷不来圆房,那明日的元帕怎么办?小姐岂不是要成为大笑柄了?
 
“你们先替我换身衣服,看样子赵淳博也是不会来了,谁家洞房花烛夜的新郎迟迟不进门也不来揭盖头的?连个喜娘都没进来,更别提合喝卺酒了?”
 
莫雪、含珠听了她的话都默默地不出声,过了一会儿也就过来替她收拾起来,一身鲜红嫁衣就这么随手被她丢在了地上。
 
沈碧有了原主的记忆,自是对赵府的格局了如指掌,她换了身男子的衣衫,不顾莫雪、含珠的劝阻偷偷从西面围墙处翻出了赵府。
 
 
 
3
 
幸好新房里放置了几套赵淳博的衣衫,这些衣物都是新制的,赵淳博身材清瘦,她的个子却是比一般的女子要高上几分,穿上他的衣衫却也不显得十分宽大,倒是另有一番飘逸之感。
 
沈碧摇着扇子,兀自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她估摸着这个天色也就像是在现代八九点钟的样子,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而她要去的方向,正是盛京城里极负盛名的一去处……醉笙楼。
 
前世原主也就听说过这么一个去处,里面往往一掷千金,有的美姬各不相同,有高贵的、冷艳的、可爱的、妩媚的,只要客人叫得出模样的,里面统统都有。
 
也有英俊面首,有冷峻的、邪魅的、清贵的、温雅的,气质也是各不相同。
 
却并非是什么粗俗不堪的地方,而是一处十分清雅高情调的地方。
 
现在这段记忆就被她“挖掘”出来了,她边打听边朝着那个方向走去,一路上抛着风流多情的媚眼,逗得一众小姑娘都羞红了脸,不知哪家出了个这么俊俏风流的公子哥儿,那温柔多情的眼神直教人被勾去了魂儿。
 
“小……小……”她正享受着此时的惬意自在和周围众女的暗送秋波,却冷不丁地被这道不和谐的声音吓得脚步一顿。
 
蓦然回首,却见含珠喘着“呼哧、呼哧”的粗气跑到了她的身边,擦着汗断断续续地小声道:“小……小姐……莫……莫雪姐姐不……不放心……让我来……来跟着小姐……”说完红扑扑的小脸露出了一个微笑。
 
沈碧扇子一收,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嘴角勾起:“不错,小丫头还知道换了男装出来!”
 
“幸……幸好今日人多,奴婢好险才溜出来的!”含珠缓了口气说道:“小姐,你这是要往哪儿去呀!莫雪姐姐在府里可是急坏了,你还是赶紧跟奴婢回去吧!”
 
“胡说!本公子今晚要不醉不归,你要是害怕了,就自己先回去吧!”她笑容一收,转身就走。
 
“哎……小姐……”
 
“叫公子!”
 
“公……公子,咱们这是去哪儿呀?”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一刻钟后,含珠站在沈碧身边,仰头看着这座繁华奢靡到极致的楼阁,一脸欲哭无泪道:“小……公……公子,你可不能想不开啊!就算姑爷负了你,你也不能去这种地方自甘堕落呀!要是老爷知道你来这里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含珠都快哭出来了,谁能告诉她小姐自从被刺激过后这是怎么了?
 
“谁说我要来自甘堕落的,你家公子像是很饥渴难耐的样子吗?”她笑眯眯地看着含珠笑道,可眼里明晃晃的威胁之意就算是含珠这么迟钝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仿佛只要她敢点一下头,她就死定了!
 
“没……没有,怎么会,小姐这么美若天仙的人儿……”含珠急忙摇起了双手。
 
沈碧转过脸来,只见大门顶端悬着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醉笙楼’,她兴味十足地提步进了大门,含珠此刻即使有一百个不愿意,也只得急急忙忙地跟上。
 
 
 
 
4
 
只见醉笙楼的大殿顶上悬着上百颗巨大的夜明珠,皎洁如月,映衬得整个楼宇如同水晶宫一般。
 
地铺蓝田暖玉镌刻出各种花纹,向大厅中央蔓延,美妙绝伦,据说就算赤足踏上也只会觉得温润,醉笙楼的极致奢靡由此可见一般。
 
“公子这边请……”一个美貌侍婢上前为她们引路,边走边甜甜笑道:“瞧着公子眼生,可是第一次来咱们这里?”
 
沈碧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含珠却是一脸紧张地紧紧拽着自家小姐的衣袖。
 
“呵呵……这位小相公怎生如此害怕?奴家可不吃人的……”美貌侍婢说着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呵呵……这是我家书童,一向没见过什么世面,进了此地难免紧张。”她偏头看了含珠一眼,凑过去小声笑道:“别给你家公子丢人!”
 
“公子请这边坐,咱们醉生楼最是随意,小相公不必如此紧张。”说着她又看向沈碧笑道:“公子来一壶香茗,来几碟子点心,您看可好?”
 
“听说你们醉笙楼的生意做得最大,无论男客还是女客,都能伺候得周周到到的,可是如此?”
 
美貌侍婢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随即了然笑道:“正是,不过接待女客的地方可不是在此处,公子……可有需要?”
 
“本公子最喜与聪明人说话,可巧姑娘你就是个善解人意的,本公子喜欢!”说着,她扇子一收,极为轻挑地用扇子挑起美貌侍婢的下巴,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一旁的含珠看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急忙一把扯下她的袖子,结结巴巴道:“公……公……公子,不……不可……”
 
“呵呵……小相公还害羞了……”美貌侍婢笑着继续说道:“公子要找小倌可要再往后院去了,那里的管事妈妈介时会带您去挑选个合心意的,包您满意!”
 
于是乎,沈碧和含珠就被领到了醉笙楼后院,和前院直接隔了一整个花园,走的路也是七弯八拐的,让沈碧不禁感叹在古代嫖个鸭也是这么讲究!
 
见到了管事妈妈,给了张面额超大的银票后直接被带到了一处更为精致的地方,只见此处花团锦簇,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每一处都是一个风景。
 
坐在厢房内,她喝着小酒,吃着精致的糕点感叹人生,谁能想到有一天她也能到了传说中的青楼里来嫖鸭?
 
“林妈妈,我想出去走走,我这小书童就烦您照顾了!”
 
她瞧着醉趴下的含珠得意地笑了起来,这小丫头虽然衷心,可她也不能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带着她去嫖鸭,只能先把她给灌醉。
 
“这……”林妈妈似有难处。
 
“妈妈只管放心,我向来不是个多事的,只是喝了酒头有些晕,想出去散散酒气。”
 
林妈妈眼神微闪,露出一抹笑意,青楼里喝的可都是上好的暖情酒,这位小公子虽然做男装打扮,可她们却是一下就能分辨出来她其实是个女儿身。
 
 
 
5
 
“好吧,不过小公子可不要乱闯才好,不然冲撞了哪位贵人,奴家可担待不起!”
 
沈碧冲她点了点头,便起身出了厢房。
 
沿着蜿蜒的小径她边走边欣赏着园中的精致,在月光的照耀下,整个后园美得十分朦胧。
 
她在不知不觉下,越走越偏僻,此处与刚才的地方相比,安静得有点不像话。
 
正走着,前方传来了说话声,她本能地往假山后一靠,透过缝隙向前望去。
 
只见前方雾气蒸腾,赫然是一方天然的温泉,温泉边则是用竹子搭建起来的精致楼阁,只是这房舍四面全开,轻纱漫舞。
 
那楼阁前的榻上端坐着一个男人,只见那人脸如雕刻般俊美绝伦,冷漠的目光彷佛可以看穿世间任何事情,抿直的唇瓣透露出丝丝无情,浑身都充斥着一股冰冷霸气的气场,仿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在他的眼底沉淀。
 
而在他对面的女人一袭粉色薄纱罩身曼妙身姿一览无余,一头青丝仅仅用一根碧玉钗挽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一颦一笑皆动人心魂。
 
“公子,抚娘心悦与你,此番不顾楼里规矩前来,只望能与君共度良宵……”女子微微羞涩地低下头,身子柔若无骨地攀上了男子的身子。
 
沈碧此刻已经全然忘了身在何方了,只觉得浑身燥热地兴奋不已,没想到这个醉生楼果然是个好地方,居然随便走走都能碰见个极品美男,不过这个美男今晚似乎已经有了恩客了?
 
“没人告诉你不许擅闯此地吗?”男子冰冷的声音传来。
 
就算隔着假山,她都能感受到一股冰冷凉薄的气息。
 
“我……”
 
“滚!”男子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怒意,“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抚娘眼眶微红一咬唇,竟凑过去欲强吻男子。
 
“啊……”只听得女子一声痛呼,身子已被男子甩开撞到了一旁的矮几上。
 
“来人!”男子怒喝道,随即进来了两个黑衣男子。
 
“把她交给秦妈妈!”
 
抚娘浑身一颤,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要知道秦妈妈可是专门惩戒楼里不守规矩的人,那手段直教人比死还难受!
 
两名黑衣男子不顾她的哀泣挣扎,二话不说拖起她就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一群美貌侍婢托着干净的水和衣裳过来,伏跪在地,细细擦拭着他每一根手指,换上崭新的衣衫。
 
夏侯骁厌恶地瞥了眼丫鬟手中的衣物,冷声道:“烧了!”
 
众侍婢齐声应是后退下了。
 
沈碧在一旁倒是看得津津有味,难不成是楼里的姑娘看上了楼里俊美非凡的鸭子?于是乎想来个霸王硬上弓?鸭子抵死不从?啧啧,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
 
“出来!”一声冷喝声传来。
 
沈碧往下躲了躲,自我催眠,自我安慰,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再不出来,休怪我无情!”
 
“呵呵……有话好说!”沈碧小心肝一颤,小步挪着身子出现在了男子眼前。
 
    / 未完待续 /    
撞见了如此暧昧旖旎的一幕,沈碧还有安全撤退的可能吗?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321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